徐汇中山医院护理团队撑起半边援鄂医疗队 区域

徐汇中山医院护理团队撑起半边援鄂医疗队 区域

时间:2020-03-20 10:2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日前,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三部门对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的先进集体和个人进行表彰。其中,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重症救治医疗队和该院副主任护师王春灵等医护人员分获“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荣誉称号。消息传到前线,大家还来不及互道祝贺,又转身投入救治病人的紧张工作中。

  2月7日,由中山医院136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医疗队星夜驰援武汉。在这支医疗队中,由王春灵带领的护理团队就有100人,其中60%是“90后”。他们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的20、22两个重症病区,搭起的心灵之桥,让患者重拾信心。

   听到“上海”病人眼里有了光

  26岁的“90后”护士杨焱焱还记得第一天走进病区时,一些病人或是因为长期住院而病情依然不见好转,或是因为家人也被确诊,有的甚至已经离世,“他们的眼神没有光,也不说话,就这样很消沉地看着你。”

  突然,一位50多岁的男病人开口问她:“你们是哪里来的?”

  “我们从上海来,中山医院。”杨焱焱答。隔着厚厚的防护服和护目镜,她看到这位病人的眼睛里有了光。从那一天开始,来自中山医院护理团队的100名护士就把这些病人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悉心照顾。

  由于隔离病房没有家属照顾,除了监护病人、执行医嘱,完成发药、检查、打针、补液等医疗工作,护理人员还要承担相当一部分病人的生活护理工作。甚至,打扫卫生、拆换床单、整理物资,甚至是烧开水,都成了护士的分内事。次数多了,护士就和病人形成了默契,哪个病人没水了,就把暖水瓶放到病房门口,再敲几下门,护士就会过来取走水瓶,灌满开水后再送回来。

  几天以后,护士们发现,许多病人慢慢愿意开口说话了。就这样,交流从温暖和信任开始了。

  对于新冠肺炎的病人来说,补充营养非常重要。可是有的病人家属也在隔离,不能及时给他们送来生活物资。护士们就把自己的奶粉、水果、牛奶、点心往病房里搬。护士张莉说,明明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每次病人们都会很开心。一位病人曾对她说:“你们是上海来的,我会记住你们。”

  病区有位80多岁的老奶奶,在医疗队接管病区时已经住了很长时间医院,清醒时不愿说话,情绪烦躁时会乱抓氧气管。“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她是孤寡老人,觉得她很可怜。”张莉说,每次轮班的护士都会喂她吃饭、帮她擦身,就像哄小孩一样哄她开心。

  后来老太太的家属联系到了护士,原来她的家人们也都患了新冠肺炎,在不同的医院隔离治疗。护士们就用自己的手机让老人和子女们视频。“从那之后,老太太完全就像换了一个人,每次见到我都说,‘医生姐姐,谢谢你哦!’看到她能这样,我们真的发自内心地开心。”张莉说。

   关口前移保证“中山标准”

  一个多月以前,疫情正汹涌蔓延,收治病人的工作刻不容缓。中山医院医疗队接管的两个病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仅仅用了3天时间,从普通病房改建而来的。虽然病区许多硬件设备和工作流程都有所欠缺,这支护理团队却没有放弃对最高标准护理水平的追求。

  心脏外科ICU出身的护士长郑吉莉拥有丰富的重症护理和管理经验。关口前移——这是她要求每个护士都必须做到的“中山标准”。

  关口前移的第一步,就是密切观察。病人什么时候需要吸氧?什么病人要高流量吸氧?……护理人员只有对重症病人的这些情况进行密切观察,才能为医生的诊断和治疗争取时间。

  一般来讲,重症监护室都是环岛结构,这样,每位病人的情况医护人员就都能尽收眼底、及时掌握。而现在,由普通病房改建而来的病区是长廊型的。郑吉莉就对病人进行了分区,把病情严重的病人集中安置在中间的B、C两区,病情较为平稳的病人则分布在A、D区,以便及时观察重病患者的情况。

  关口前移的另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护理关口的前移。许多新冠肺炎的重症患者都伴有心衰、糖尿病、肠梗阻等合并症,医疗队中不同专业背景出身的护理人员就结合各自所长,为不同的病人制定了个性化的护理方案。比如,心脏外科出身的护士,会对心衰病人进行容量管理,依托自己的经验对病人的尿量、输液量进行判断;肝脏科室出身的护士,会格外注意药物对肝功能异常病人带来的副作用;一位内分泌科的护士,不仅画出了所有病人的血糖波动图,还计算食物卡路里,为糖尿病人制定个性化的进食方案……

   不仅要做事更要把事做好

  如何在有限的条件内不断提升护理质量,把护理工作做深做精?这是来到武汉以后,小组护士长陈轶洪和同事们不断思考的问题。他们利用护理病患之余的休息时间,按照“中山传统”,以质量管理的四个阶段:计划(Plan)、执行(Do)、检查(Check)、处理(Act)为工具,制定出了一套《护理质量持续改进项目》,并不断补充完善,解决了许多一线护理工作中的棘手问题。

  比如,之前护理人员为病人配药要到住院部药房,一来一回至少需要20分钟。到了夜里,药房人手不足,拿药时间更长。这样不仅容易耽误病人救治,往返途中还会增加医务人员的感染风险。陈轶洪就和护士长郑吉莉等同事商量,在病区建立了备用药柜,将一些常用药提前准备在药柜中,将药房端口前移,大大提升了用药时效。

  刚到病区时,大家发现,医护人员的鞋子随处乱放,增加了感染风险。陈轶洪和同事就利用废旧的纸箱做成鞋柜,将原本无序堆放的工作鞋收纳整齐,还划分出明确的清洁和污染区域,既整洁美观又加强了院感控制,保障了医护人员的安全。陈轶洪说:“一直以来,中山精神强调的就是扎实、严谨,我们到了前线,不仅要做事,更要思考如何把事情做得更好。”

   是武汉教会我们成长

  “这一次,这批孩子真的长大了。”谈到护理团队中的“90后”“95后”们,护士长潘文彦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一天深夜,潘文彦的手机响起,一位同事给她发来了一段小视频。视频中,两位护士正在给一位上了ECMO(人工心肺)的病人刮胡子。她们小心地擦掉病人脸上因为插管而产生的分泌物,然后仔细地为这位深度镇静的病人刮起了胡子。1992年出生的周佩歆就是其中一位护士。

  “来武汉了以后,这些小朋友就像完全变了一样,总是让人很感动。”潘文彦说。还有一次,她一早出门,看见自己房间门口有一盒午餐肉,觉得很奇怪。看了手机信息才知道,是团队里一个“90后”的小男生,因为头一天打扫时扔掉了病人一盒已经过了期的午餐肉,放心不下,就自己买了一罐新的,请出门上班的潘文彦给病人带去。拿着这盒午餐肉,潘文彦百感交集。

  驰援武汉的一个月,护理团队中的“90后”们不仅让前辈们看到了成长,就连他们自己也觉得,“自己和从前不一样了”。

  “其实在我看来,与其说是我们来帮助武汉,不如说是武汉教会了我们成长。”1991年出生的上海姑娘陈斐颖告诉记者,“大家都以为我们‘90后’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而这些天我们正急速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