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召開第三十七場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佈會

浙江召開第三十七場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佈會

时间:2020-03-20 10:2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7:08:11

  疫情發生以來,中央及浙江省市縣媒體盡銳出戰,全方位、全時段、全媒體報道浙江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産情況。據不完全統計,中央媒體推出浙江疫情報道上萬條(次),省內媒體持續刊播大量相關報道。期間,一大批媒體記者投身抗疫一線,與醫護人員和基層工作者,並肩戰鬥,用他們的筆、鏡頭、話筒,合力講好浙江戰 疫 故事,記錄溫暖瞬間,凝聚時代精神,涌現了很多有影響力的精品力作。

  3月19日,浙江省召開第三十七場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佈會,聚焦戰 疫 一線的記者。會上,浙報集團赴武漢記者王堅穎、浙報集團赴荊門記者胡元勇、浙江廣電集團赴武漢記者石磊、浙江廣電集團赴武漢記者周家齊、浙江廣電集團記者李婷杭州文廣集團記者李萌、寧波日報記者厲曉杭、溫州日報記者姜巽林、溫嶺市融媒體中心記者蔡謙等9位一線記者,和大家一起分享抗疫一線的報道故事。

  省委宣傳部副部長趙磊首先通報了全省最新疫情情況:

  2020年3月18日0-24時,浙江省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1例(境外輸入病例),新增出院病例1例。其中:新增確診病例中,麗水市1例;新增出院病例中,湖州市1例。截至3月18日24時,浙江省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1233例(其中境外輸入病例16例),現有重症病例2例(其中危重1例),累計死亡1例,累計出院1217例。全省共追蹤到密切接觸者43400人,當日解除醫學觀察152人,尚有1041人正在接受醫學觀察。

  為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3月18日,我省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發佈了《關於進一步加強境外疫情輸入防控工作的通告》,要求加強入境防控和服務,明確目的地為浙江的擬入境人員應提前通過浙江省入境資訊預申報平臺如實填報個人資訊。對14天內來自或到訪過疫情嚴重國家(地區)的入境來浙人員,一律實施集中醫學觀察14天。進一步健全社區(村)、賓館飯店、企業、高校的主體責任機制。

  同時,嚴格落實法律責任,凡有涉嫌故意隱瞞境外旅居史、新冠肺炎病例接觸史,不如實申報健康狀況,拒絕接受醫學檢測和集中隔離等防控措施,以及其他擾亂疫情防控工作正常秩序等行為的,依據相關法律法規追究相應法律責任,並作為失信人員納入個人信用檔案;對知情不報、故意隱瞞入境來浙人員情況,或工作責任不落實、造成嚴重後果的相關單位、社區(村)和個人,依法依紀追究相應責任。《通告》已于昨日起實施,並通過各家媒體作了發佈。

  主持人:我們先請9位一線記者朋友作個簡單的自我介紹。

  王堅穎:大家好!我是浙報集團浙江線上視頻中心的記者王堅穎。大年初一,我臨時接到任務,作為浙江醫療隊唯一的隨隊記者馳援武漢。記得那天,我從麗水趕回杭州,隨身行李只有自己的拍攝設備,生活物資都是單位給我準備的。五十多天裏,我親眼見證了浙江援鄂醫療隊在武漢奮戰抗疫,並向家鄉人民發回實時報道。

  石磊:大家好!我是浙江衛視新聞中心的記者石磊。我和我的搭檔周家齊從2月14日起跟隨第四批浙江醫療隊到達武漢,我們用文字和影像呈現浙江醫療隊的前方動態。這裡,我也向大家介紹一下我的搭檔、90後記者周家齊。自從我們來到武漢,他堅持每天寫隨筆,記錄我們在這裡的所見所感。以前都是他拍別人,今天,他將和我一起向大家介紹我們在武漢報道的情況。就在剛才,我們剛剛記錄了浙江第二批援鄂醫療隊離開武漢返浙,聽著大家喊著 武漢加油中國加油 ,深有感觸。

  周家齊:大家好!我是浙江衛視記者周家齊。

  胡元勇:大家好!我是浙江日報浙視頻的記者胡元勇,也是一名黨員。新聞記者是我喜歡的職業。每次遇到突發事件,我總是衝在一線。疫情發生以來,作為黨報記者,我有一萬個理由衝在一線。大年初一,我主動請纓去武漢,因名額有限沒有成行。2月23日,我終於有機會和疾控隊伍一起來到了荊門,開始了採訪工作。我相信,這段採訪故事將令我終生難忘。

  李婷:大家好!我是浙江衛視新聞中心的記者李婷。從除夕開始,我和同事許勤成為我省第一組進入負壓隔離病房的報道團隊,之後一直蹲點浙大一院之江院區隔離區域至今。今年是我工作的第十年,也是入黨的第十年,我覺得很自豪,因為這場戰役,我沒有缺席。

  李萌:大家好!我是杭州文廣集團西湖之聲電臺記者李萌。這次疫情中,我親身經歷了被列為密切接觸者並被醫學集中隔離的全過程。隔離期間,我堅持工作,還把話筒遞給隔離人群,傾聽他們的聲音,幫他們紓解壓力。

  厲曉杭:大家好!我是寧波日報地方新聞部的一名85後記者,我叫厲曉杭。在此次疫情中,我主要負責基層一線防控和企業復工復産等方面的報道工作。從年前開始,我和我的同事們就進入了 戰時狀態 ,24小時輪流值班,連續作戰,用文字、圖片、視頻,全景式報道疫情。

  姜巽林:大家好!我是溫州日報記者姜巽林。抗疫以來我們一直在報道一線,接觸了很多基層黨員幹部和群眾,也深深地被他們的故事所感動。平時我維護著幾個固定專欄,通過一篇篇報道把溫州的戰疫故事和精神傳遞出去。

  蔡謙:大家好!我叫蔡謙,是溫嶺市融媒體中心的記者。大年三十,我告別家人進入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發熱門診,採訪一線醫護人員。從那天開始直到現在,我和中心其他記者一起,一直堅守在抗疫報道一線。我們進醫院、下村居、訪企業、問民生,推出系列全媒體報道,用鏡頭記錄感動,用文字傳遞信心。

  問:赴湖北前線的報道經歷,一定是很難忘的。我想提問幾位援鄂記者,你們在抗疫一線報道中,有沒有印象特別深刻的場景?能給我們描述一下嗎?

  王堅穎:在武漢的每一天,我幾乎都會被震驚、被感動、被激勵。我記得武漢四院20樓43號病床危重病人,他的妻子不顧感染風險,每天來醫院陪他。有一次他剛搶救回來,因為沒法説話,就在紙上寫 我老婆呢 ,正巧他妻子臨時不在,身邊的有一位麗水男護士陳玉峰。他覺得自己身體不行了,在陳玉峰的幫助下,歪歪扭扭地寫下: 我的遺體捐給國家。 當天晚上,我進隔離病房的時候,她妻子陪在床邊,流著淚問我: 你能讓我丈夫住進ICU嗎? 當時,武漢ICU一床難求,我望著她的眼睛,非常難過,那一刻我才真正理解武漢痛徹心扉的需求,武漢太需要支援了。

  浙江第四批醫療隊抵達武漢時,天河機場有6000名來自全國各地的醫療隊員陸續抵達。我在機場直播,看著他們源源不斷地走出來,激動得熱淚盈眶,當時脫口而出: 感覺武漢會戰打響了,我們一定能贏,加油! 這種激動,是了解武漢疫情的人才能真切體會到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中央強有力的指揮、全國各地強大的增援,只要堅持全國一盤棋,我們就能打贏武漢保衛戰!

  其實不僅僅是醫療隊,浙江各方面的支援都是很給力的。因為知道武漢太需要醫院了,當我聽説雷神山醫院建設進展迅速時,忍不住衝動要跑去看。我沒有車,就騎著一輛共用單車跑了25公里,過了兩座跨江大橋,用了2個半小時,到工地的時候已經渾身是汗,天都黑了。正巧遇到了湖州的一批工人在加班,我當時好興奮啊!浙江增援的醫療隊人數排在全國前列,連工地上都是浙江人!一位南潯的工人還對我説 國家有難,義不容辭 。我真心為家鄉感到自豪。

  石磊:我也來説一説。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叫虞丹旎的90後護士告訴我們的這樣一個故事。一位42歲的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原來是武漢的一名心外科醫生,進入ICU後一直處於昏迷狀態。有一天,他突然有了意識。為了幫助他恢復,護士撥通了他家人的電話,電話那頭,女兒一直在喊: 爸爸,爸爸加油! 患者聽到後,不停地點頭,一直在流淚。雖然哭會弄花護目鏡,但護士虞丹旎實在忍不住,也蹲在地上哭了半個多小時。從護士奪眶而出的眼淚中,我們看到在武漢,在重症監護病房裏,看到 生 的希望是多麼不容易,她釋放了此前背負的太多壓力。後來,我也是流著眼淚把這個同期聲剪出來的。我當時的情緒很複雜,我看到了生命的寶貴與脆弱,也看到了病魔面前親情所承載的力量,更對這些疫情期間 負重前往 的白衣天使多了一份敬意。謝謝!

  胡元勇:我在荊門採訪拍攝和平時最大的不同是,為了不浪費防護設備,我經常無法接近被拍攝對象;為了保證設備正常使用,我大部分時間使用病房的值班手機,包著保鮮膜進行拍攝。在這樣的條件下,我珍惜每一次的拍攝機會。

  前段時間我拍到了一張這樣的照片。這張照片所處的位置是重症病房的核心區,躺在病床上的是一位危重症患者,他的氣管被切開,幾位醫生正在實施插管手術。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醫生背上的粗管子,那是一根正壓過濾管。為什麼要背這個?第一有了這根正壓過濾管,病房空氣全部過濾後,進入醫護人員的面罩裏,面罩也不會起霧。這也是醫生為了爭分奪秒地救治病人,但又無法長時間忍受密封不透氣的狀態,才使用的方法。重症病房不亞於沒有硝煙的戰場,一旦病人氣管被切開,病毒就無處不在,傳染性極強!而我們的醫生直面病毒的時候,一心想的是怎樣與死神搶生命,耳朵密切關注監測儀器上有節奏的滴滴聲,眼睛仔細甄別一個個波段所投射的信號。

  這樣的重症病區總共兩個,是浙江醫療隊來到荊門後改造的,共有46張床位,收治了荊門所有的重症和危重症病人。荊門共有900多人確診,目前已有700多人治愈,兩個重症病區發揮了重要作用。

  類似的照片還有很多。我們在浙視頻開闢了專欄 援荊 重症室日記 ,以圖片、視頻日記的方式記錄了荊門重症患者的痛楚,記錄重症患者渴望活下來的眼神,也記錄下浙江白衣戰士的敬業和奉獻。

  問:疫情發生以來,大部分記者駐守在自己熟悉的土地上,用鏡頭記錄發生在這裡的故事,把筆觸留給每一個值得銘記的瞬間。我想請問一下這些媒體同行們,能不能分享讓你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一個畫面,或者是一次採訪經歷?謝謝。

  李婷:謝謝主持人!在回答問題之前,先和大家分享一段我們在浙大一院之江院區隔離區捕捉到的畫面,也是採訪中我最感動的一個畫面。1月30日下午,我們剛結束採訪,突然看到一群護士腳步匆匆地經過。出於記者的敏感性,我們立刻跟了上去。在醫院門口,一根紅色隔離帶隔出十米距離,護士胡巧俏一家三口遠遠地互望一眼,這也是十多天來母女倆的第一次對望。她對著女兒深情呼喚,她對家人的思念化作淚水,但一轉身她又堅強地擦乾眼淚,回到崗位繼續工作。這個瞬間後來被我們製作成小視頻《有一種愛穿越隔離帶》,在新媒體端獲得了近九百萬觀眾的點讚和二十多萬網友留言。大家都説看哭了

  也是因為這個現場,我結識了一個特殊團隊,就是浙大一院之江院區負壓病房9號樓5樓的10位護士,她們稱自己為95天團。在隔離病房,從給患者輸液治療到吃飯穿衣,再到安撫情緒,護士的工作事無巨細。一個班上下來,至少要走上一萬多步,但沒有一個人喊苦叫累,每天還互相鼓勵互相安慰。我被他們的樂觀和堅持深深地打動。蹲點報道《隔離病區的95天團》推出後,我在蹲點日記裏寫下:這些醫務人員都是普通人,是女兒,是兒子,是爸爸,也是媽媽,但穿上隔離服,他們只有一個共同的角色,那就是白衣戰士。謝謝!

  李萌: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故事來自這次疫情中的一個特殊群體,就是被隔離的人群。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對母子,他們在大年三十從新加坡坐飛機回杭州之後在黨校隔離。隔離期間,3歲的孩子突然發燒,要單獨送去西溪醫院做檢測,還要隔離3天等報告。那位媽媽通過熱線告訴我們,她夜裏根本睡不著。好在孩子兩次檢測都是陰性,回來看到媽媽時,他沒有哭,還很驕傲地説自己很厲害,一點都不痛。那位媽媽特別感激西溪醫院兒科的護士,一對一陪護孩子,像媽媽一樣照顧他。

  巧的是,我們上週日採訪了剛剛結束隔離回家的醫護人員,有一位護士就是照顧這個小朋友的,她叫喬貴雪。她説,自己家的寶寶也剛好三歲,她就把這孩子當自己小孩一樣。她還問小男孩,你在家裏媽媽都怎麼叫你啊,小朋友説叫我小可愛,護士説:這麼巧,阿姨家的寶寶也叫小可愛,這樣後面小朋友就願意跟她親近了。喬護士説自己還要感謝這個小朋友,因為這孩子送來的那天,剛好也是她第一天到西溪醫院,壓力很大,看看小朋友都挺堅強,對她也是一種很大的鼓勵。我們還採訪過一位還沒成家的護士,她説有一天在給自己照料的一個小朋友泡腳的時候,小孩子突然説了一句, 姐姐,你怎麼給我感覺像媽媽一樣的。 那位年輕的護士説她被小朋友這句話給講哭了。

  我想説,因為我自己親身體驗過集中隔離,所以我特別能體會到這個群體的心理感受,他們就像故事裏的孩子一樣,很堅強,也很需要抱抱和鼓勵。我覺得我們都應該儘自己的一份力去關愛他們,去幫助他們減壓、紓解情緒。謝謝!

  主持人:謝謝李萌。前期和李萌的交流中,我知道了她把自己的經歷寫成《隔離日記》,向大家介紹醫學隔離點的生活日常、工作人員的溫暖細節、被隔離者的心態變化,傳遞樂觀向上的正能量。在這次疫情中,還有的記者主動深入隔離點,比如,金華廣電總臺的兩位記者,到當地隔離村白坦蹲點採訪13天,完成系列報道《隔離村蹲點日記》,以親歷者的視角生動記錄現場;有的記者多次走訪高速卡口、小區門口,報道基層工作人員守住城市 大門 小門 ,全力應對疫情大考的履職擔當,真實呈現了全民抗疫的動人景象。謝謝你們。好,我們繼續,請厲曉杭。

  厲曉杭: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採訪,就是親歷 超級工廠 復工。普通人很難想像,當整個城市進入 靜默期 ,世界級 超級工廠 該如何復工?疫情期間,要突破重重關卡,橫跨大半個中國,把1.8萬員工接回寧波,這本身就是一道超級難題。這就是我第一時間想去探訪申洲,這個全球最大縱向一體化服裝製造企業的直覺衝動吧。

  大家可能對這個 超級工廠 不太熟悉。申洲一年要生産5億件衣服,寧波基地有4萬多員工。企業歷來就有大巴車接送萬名員工返鄉復工的傳統,年前也去報道過。因為疫情,今年包車返甬員工大增,企業要用700輛大巴車,到14個省市上千個點位,把員工從村村寨寨接出來,還不能讓大巴車在高速上 流浪 。可想而知,困難重重。

  採訪時,我看到工作人員 忙到飛起 :他們分成14組,每個組5到6個人,每個人對接數百甚至上千名全國各地的員工,了解員工處境和當地防控動態。大螢幕實時滾動資訊、電話鈴聲此起彼伏,很多人喉嚨都啞了 當時,我很震驚,原來復工那麼難。

  2月10日,寧波市成立企業復工工作應急組,開通4部熱線電話。接到申洲的求助電話後,寧波市交通運輸局的副局長樊獻鵬馬上緊急協調成立專班,實事會商,點對點解決問題。用樊局的話説:復工組就是專門解決最火燒眉毛的事情。當天,首批25張大巴車通行證很快就下來了。

  我以前採訪過申洲很多次,情況比較了解。這次歷時13天的返工報道,我把視線更多投向了普通員工:他們的大巴車被卡在哪,員工沒有沒在淒風冷雨的深夜被遣返,大巴司機有沒有順利接上走了十幾裏山路出來的員工 很多細節,我感同身受。每一次陷入困境的時候,都是政府、企業通力合作、聯合協調,來解決問題。

  2月22號淩晨3點,最後一輛大巴車從四川回到寧波。天有點冷,下著小雨。大巴車上的員工,一邊接受檢查,一邊喝上了熱粥。有一個員工説: 我終於到家了,我再也不用擔驚受怕了。 此情此景,不僅讓我感受到了 浙江速度 ,更感受到了 浙江溫度 ,我為浙江人感到驕傲。

  姜巽林:難忘的畫面或者話語,其實有很多很多,很難説 最 。我今天帶來了幾張照片,其中這個畫面,也是採訪時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

  畫面上最左邊這位基層幹部叫周鵬。我採訪他時,聯繫了好幾次,最後他很不好意思地説: 我等下會議中途休息時間出來跟你講一下,不用很長時間吧? 當時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後來我才知道,為了工作方便,他一連十幾天都住在街道,每天晚上都開會研究當天的防控情況。那個街道老舊小區多,都是開放式的,涉及到5000多戶近2萬人。周鵬對我説: 這些小區沒有物業,很令人擔心,容不得半點差池。 於是,他經常去暗訪、督查設卡和防守情況。

  那段時間他正好右腿受傷打著石膏,他就這樣拄著拐杖、坐著輪椅,先後到街頭巷尾暗訪了十幾次。我説 你這樣也太辛苦了吧 ,他卻笑著説: 我這樣瘸著去暗訪也挺好的,不容易引起注意,方便摸到實情。

  非常樸素的一句話,沒什麼大道理,但是我聽了,就記得很深刻。我看到了這些黨員幹部身上都有一種共性,他們的話很樸素,他們的行動很樸實,卻有著堅守一方鄉土的責任感與愛家鄉愛人民的真摯。

  蔡謙:我想給大家分享一個很暖心的故事。賈賀是我們溫嶺的一名公交車司機。4年前,他發現每週一三五,尿毒症患者樊夏方都要坐他的公交車到醫院治療。上下公交車對行動不便的樊夏方來説是件難事,賈賀就擔負起背他上下車的 分外事 ,這一背就是四年。

  大年初二,受疫情影響,溫嶺的公共交通全部停運,而第二天就是樊夏方定期做血透的日子。恰逢過年,當時溫嶺的疫情較嚴重,大家都在家裏閉門不出,醫院更是能不去就不去。正在一家人為怎麼去醫院發愁的時候,他們卻接到了賈賀的電話,約定第二天用私家車接送他們去醫院。

  從正月初二到正月十一,每逢週一、三、五,賈賀都準時接送,風雨無阻。隨著疫情防控和出行管制的升級,溫嶺對市民私家車及人員進出都進行了嚴格限制,樊夏方的就醫路再一次遇到波折。於是賈賀又幾經週折,幫助他辦理了住院手續,免去了來回奔波的困擾。疫情期間,做不了 專職司機 的賈賀還主動請纓,參加了疫情防控志願者服務隊。面對表揚,他總是很羞澀地説: 只是摸著自己的良心,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主持人:謝謝!相信這些難忘的畫面,也會激勵更多人,一起決戰疫情!前期,我們在網路上預告了本場記者見面會,不少網友們紛紛留言,非常關心各位記者朋友在抗疫一線採訪報道的情況。我們今天也和網友作一個互動,請幾位出席記者回答網友比較關心的問題。

  我先轉達第一個問題,(1)有網友提問:武大的櫻花開了,武漢最美的季節已經到來,現在你們眼中的武漢是什麼樣子的?這個問題請馳援武漢的記者回答。

  王堅穎:我想向大家描述一個畫面。第一批浙江醫療隊住的酒店有一個天臺,有一天晚上我和幾個隊員上去鍛鍊、透氣,沒想到一片萬家燈火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當時的武漢,白天人車稀少,這座特大城市冷冷清清,但是到了晚上,看到萬家燈火,就是看到了無數的武漢家庭、武漢人民在堅持。第一次看到這個場景,大家都非常震撼,一位麗水的醫生説: 我們就是為了這些萬家燈火來的,一定要加油啊! 我把這個經歷做成了片子發到群裏,整個醫療隊都感同身受,更加振奮了。

  現在的武漢,櫻花爛漫,好消息也越來越多。前幾天武漢最早的方艙醫院休艙,浙江國家緊急醫療隊的隊員也在現場。那一刻,全國各支醫療隊伍都在歡呼,有的隊員現場唱起來、跳起來了。隨著越來越多的病人出院,浙江醫療隊的病區在縮減、在調整,決勝的時刻已經到來。什麼是春天?春暖花開、勝利在望才是真正的春天,武漢的春天已經來了!

  周家齊:説到櫻花,我還記得武漢人民醫院門口一棵櫻花樹下的美好一幕。我覺得,這個季節的武漢真是太美了,現在網上開設了雲賞櫻,我閒暇時也看了一下,明年有空的話我一定要再來一趟武漢。

  那天我們結束採訪,看到醫院門前的櫻花開了,有幾個年輕的護士在櫻花樹下拍照,一邊比心一邊微笑。一旁有個男人拎著一大袋食物站在樹下,愛人穿著護士服從遠處跑過來,男人趕快交代了幾句,看著愛人走遠的時候,他的手放在口罩上,我看不出他是在扶正口罩還是在抹眼淚。那個畫面太讓人難忘了。

  在疫情一線的微笑和眼淚都太珍貴了,目前武漢還處於封城狀態,但你能感覺到在寂靜的城市下,人們的心依舊是滾燙的。

  (2)有網友問:我是溫州人,今年春節因為疫情沒有回家,但我在網上看到溫州發生了不少感人的故事。能和我分享一下疫情期間家鄉的小故事嗎?謝謝。

  姜巽林:謝謝這位網友!的確,在戰 疫 報道一線,我每天都會被許多事情打動。也許這些故事的主人公,沒有那麼的慷慨壯烈、可歌可泣,但是在我看來,正是他們的付出,才有了基層一線的防疫之墻。

  記得正月初六,我打電話給永嘉縣昆陽衛生院的黨支部書記金朋達了解情況,但是電話一直沒通。直到晚上,他才回電話説: 不好意思,今天太忙了。 聽得出來,他的語氣平靜但帶著疲累。原來,那一整天,他都在田間地頭走來走去,排摸外省返鄉人員的身體狀況。原本金朋達初七要結婚,請帖、喜糖也早早發給了親朋好友。但是疫情面前,大年三十他毅然推遲了婚禮。我問他: 家人有意見嗎? 他淡淡地説: 這個時候,我們要是後退了,誰上?

  這個反問,當時就擊中了我。不退,這兩個字,簡單,卻是很多基層 戰士 的選擇。如果説,醫護人員在與病魔最近距離的前線戰鬥,那麼基層工作者就是在與群眾最近距離的防線戰鬥。

  在溫州基層,還有很多這樣樸實的小故事,讓我在一次次採訪中感受到災難面前溫州基層防線堅強有力,感受到溫州的確是 溫暖之州,大愛之城 。

  主持人:謝謝。攜手並肩、守望相助是最動人的抗疫戰歌,體現了一座城市的溫度,展示著一座城市的精神。這次疫情,寧波也承受了不小壓力,請厲曉杭也講講吧。

  厲曉杭:好的。這次疫情報道,我和同事深入到偏遠農村、山區、海島、基層衛生院、高速公路卡口等基層防控重點區域採訪。記得有一次,我跟著基層醫護人員到山區送藥。從城區開了快兩個小時的車,經過7個關卡,來到北侖大 街道共同村。這個村地理位置比較偏,疫情發生後,和外界的公共交通一度中斷,成了一個 孤島 。而村裏的老人,很多都患有慢性病,一但斷了藥,病情容易反覆。

  怎麼辦?這裡的基層醫護人員想出了辦法。他們開著私家車,每隔一天給村民看病送藥,沒有間斷。遇到棘手的問題,他們通過雲視頻,幫助村民們在網上找專家問診。我去採訪的那天,還在車上就遠遠地看到,服務點那有十多個老人家已經在等著了,看到車來,他們都很開心,主動迎了上來,幫我們開車門。

  我記得,有個叫樂愛娣的獨居老人,他需要長期服用一種降脂藥,看到我們,説的第一句話是: 我就等著這藥呢!公交車全部停了,根本配不到藥,你們真是及時雨啊! 聽到這話,我的鼻子有點發酸。臨走前,還有一些老人拉著我們的手,一定要請我們去家裏吃飯。那天是陰雨天,我們走的時候,雨剛剛停。車子開出去,我打開車窗,發現山路邊有紫色的玉蘭花竟然提前開了。我想我可能從來沒有那麼渴望過,春天的到來吧。

  (3)網友問: 我是一名傳媒係的學生,這次疫情中,看到你們發回的一線報道,讓我更深刻地體會到了新聞工作的價值,向你們致敬。同時,我也想問各位前輩,與平時的新聞報道相比,這次抗疫一線的報道中,你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

  李婷:其實疫情發生後,我就給領導發了一條資訊,我説如果能進一線請讓我去,一是醫院的情況我比較熟悉,二是這樣的疫情報道中,女記者的視角會更細膩一些。

  我還記得除夕那天,杭州下著小雨,天特別冷,白天我和許勤已經作為省裏第一組進到負壓隔離病房的報道團隊,完成了一條蹲點報道。但傍晚回到單位,還是放心不下,惦記著醫院裏的情況,又主動申請和同事孫漢臣、黃利偉返回醫院蹲點。其實我心裏是有些矛盾的。在臨時改建的宿舍裏,我想到每年春節都回老家看望父母,今年還有了自己的小家,但也是獨自過節,心裏不禁浮上一絲落寞

  這時候我看到一對雙職工夫妻,醫生楊青和護士方蘭芳,一人一碗片兒川,沒吃上幾口又匆匆趕去加班。而醫生劉麗珍的年夜飯就是手中一份冷掉的盒飯,可她吃得津津有味,那是她七個多小時來吃的第一口飯。我不禁感慨,春節是中國人最隆重的節日,本該是萬家團圓,本該是和家人一起吃頓團圓飯的時候,但是我們沒有選擇、沒得抱怨。醫生時和死神搶時間的戰士,而記者是鏡頭後面的新聞戰士,必須盡我所能,記錄真實的故事,講給大家聽。看到一條條傳遞正能量的獨家報道為大家加油鼓勁,我很振奮:全國上下都在抗擊疫情,我們新聞人也貢獻了一份力量,這是一份沉甸甸的社會力量!

  李萌:作為一個70後的資深新聞工作者,我看到我們身邊90後、00後在飛速成長。經過這次疫情,他們好像一下子成熟起來了。我印象很深的是,我們團隊有一位97年的女孩,去年才入職的,疫情期間採訪回來稿子寫好後,我就説了一句: 你要問自己,哪些內容是非得到新聞現場才能得到的,那就是稿子的精華。 她不聲不響,人不見了,傍晚第二稿出來,採得特別生動。原來是她自己又去了一次社區,跟著為隔離戶服務的社工跑了幾個小時。

  這個姑娘很有趣,她每天在單位食堂裏打包6個饅頭,一頓吃2個,後來我們才知道,她爸媽都在醫院工作,最近非常忙,她平時在家也是很寶貝的,不大會做飯,就吃單位的饅頭,湊合湊合。但她對新聞工作一點不湊合,很有新聞理想,有衝勁。記者們去一線採訪,我其實心裏是很牽掛的,我就像個老阿姨一樣重復:你們口罩千萬不要拿下來,鼻子要罩牢,回臺裏馬上洗手,儘量不要在外面吃東西,巴拉巴拉的。但同時我也能夠很明顯地感受到,因為經歷了疫情的考驗,年輕人更有擔當意識和責任感了。他們是希望,他們能快速成長,有自己的堅守,很了不起!

  厲曉杭:經歷這次疫情,我會更加珍惜生活中的善意和溫暖。春節假期剛過的時候,物資還是比較緊缺。我一直買不到酒精。有一次我去一個採訪基層硬核物業的題材,一位物業經理知道我也買不到酒精的時候,特意要把她 珍藏版 的酒精拿過來,還説: 你經常在一線跑,肯定比我更需要它 。雖然我沒有收,但我感受到了僅有一面之緣的人的善意。經過這一次疫情,我會更懂得珍惜這個城市來之不易的繁華,還有來自生活中的點滴溫情和善意,成為我2020年的生命微光。

  姜巽林:親身接觸過戰疫故事,讓我時常在想:為什麼在抗疫當中,溫州作為我省最特殊的地市,能上下一心共克時艱、打好這場人民戰爭?我想,離不開黨委政府的堅強領導,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人民群眾守望相助的 抱團 精神。

  我再分享一個報道之外的小故事:那是在我親歷集中隔離期間,看到值班人員24小時輪流堅守,更加深刻地感受到打這場戰的辛苦。有一天,我點了一份肯德基給他們當點心,沒想到,過了兩天,我的房門上挂了一碗裝在塑膠碗裏的雞湯。值班人員跟我説: 在隔離點,我們值班是戰鬥,你們堅持做報道也是戰鬥,我們都在為打贏這場戰鬥共同努力。 我頓時感受到一種人與人之間的溫暖,感受並肩作戰、 與子同袍 的團結。

  我想,這種團結互助精神,在溫州的發展史上有過很多次生動的展現,而在疫情這個特殊時期,更是集中地展露出來。有這種精神,相信我們溫州,我們浙江一定能打贏這場人民戰爭!

  蔡謙:電影《蜘蛛俠》裏有一句經典臺詞: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在這次疫情中,每一個人都肩負起了自己的職責,而我們新聞人的職責,就是在發生公共事件的時候,衝在一線,發出聲音。與其他幾位同行有些不同的是,我作為縣級融媒體中心的記者,在這樣的疫情中可能沒有機會到武漢前線去貢獻自己的力量,但我每天面對的是最基層的普通百姓,我可以用更貼近的視角、更接地氣的語言,做好每天的報道,與基層老百姓互動交流。謝謝!

  胡元勇:做記者14年,家人都習慣了我常在外跑的狀態。但這一次採訪時間特別的長。女兒初三了,馬上面臨中考,每天晚上我和她通電話,她總是問什麼時候回家,我告訴她,這是非常時期,國家有難,爸爸是男人就是要衝在最危險的地方!

  這一次採訪是從事新聞工作以來最危險的一次,平時我很樂觀,在荊門的這些天,我一開始進入醫院採訪也會心跳加快,但鏡頭面前白衣天使那一抹抹藍色和白色,給我了信心和力量。每天聞著醫院裏濃濃的消毒水的味道,突然體會到平凡的生活是如此的讓人嚮往!陽光、春天是那麼美好,脫掉口罩呼吸新鮮空氣是多麼讓人期待。

  目前,荊門出院的患者越來越多,現有住院病人18例。在浙江醫療隊的精心治療下,患者數字每天在變化,別看這些數字的變化,背後都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

  看到越來越多的患者治愈出院,現在荊門市區的馬路上也開始堵車了,大家覺得一切的付出和奉獻都非常值得!這周開始,荊門也開始有序復工。我相信, 荊楚門戶 很快就會走出疫情的陰霾,走上星辰大海的征途,奔向希望的春天。

  王堅穎:我做記者的很多紀錄在武漢期間都被刷新了,對記者這個職業的認識也更深了。其實剛到武漢時,到底是做一個能幫助醫療隊的隊員好,還是做一個專心於報道的記者好,我的角色認知也曾一度搖擺。

  剛開始,武漢的醫療防護物資非常短缺。那時候我覺得,做一篇稿子,不如幫忙搞定一批口罩。雖然過程很繁瑣,但一想到隔離病房裏的武漢護士8、9個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只為省著用隔離服,我覺得那是一種責任,一種義不容辭的責任。我聯繫捐贈最大一單口罩是2萬隻。

  不過,漸漸地,當一篇篇前方報道出來後,經常有醫護人員對我説,這是他們非常珍貴的記錄;每次進隔離病房,醫生護士都很高興,有護士開心地蹦起來,説: 記者來報道我們了 ;還有醫生護士説: 王記者,你不能總去19樓,也到20樓來看看我們 ,那一刻,作為記者的責任感也是滿滿的,因為我的記錄,讓前方醫護人員受到激勵,後方他們的同事家人感到放心,更能堅強全社會戰勝疫情的信心。這愈加堅定了我繼續全力以赴做好抗疫報道的決心。石磊:在抗擊疫情的主戰場,我感受最深的就是病魔肆虐下,人與人之間相互關愛、相互扶持所形成的強大力量。我們曾跟拍了浙江的三位ICU護士,她們高強度工作到淩晨3點,回到房間收拾好快5點了,卻沒有一句抱怨。那天收工後,我在淩晨空無一人的武漢街頭,看到道路一側是亮著零星燈光的醫院,另外一側是燈光都已熄滅的住宅樓,那一刻我非常感慨。我想,此刻,應該有很多人才剛剛下夜班回到駐地休息,也有很多人仍然堅守在崗位上。這些馳援武漢的白衣天使竭盡全力,就是為了讓這座城市,以及此刻已經熟睡的人們,能夠早日回歸平靜和幸福的生活。那一刻什麼叫眾志成城、什麼叫萬眾一心,那一刻我感受得特別真切具體。

  周家齊:武漢封城之後,圍繞著疫情的新聞鋪天蓋地,疫情壟斷了大家的注意力和表達欲,我每天的螢幕使用時間達到9個小時。真相、謠言、不同立場的言論相互混雜,很多人都有一種無力感。而記者沒辦法在這個歷史時刻將自己高高挂起,因為在歷史面前,記錄的意義值得被追問;在災難面前,每一個個體都值得被記錄。記者需要做的就是把最真的歷史記錄下來,或許我們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但是仍舊能提供給人們一種視角、一些數字背後的能讓我們更加真實而強烈地感受這個國家和這個時代的故事。我想,這也是我們此時此刻在武漢的意義。

  最後,我想説:武漢必勝!浙江必勝!中國必勝!

  主持人:謝謝9位記者的分享。這段時間以來,無數關注著這場疫情的人們,都通過你們的文字、你們的鏡頭、你們的聲音,了解了這場發生在中國的偉大戰 疫 。見面會結束後,記者朋友們還將繼續投身到疫情一線的報道中去,為我們帶來更多的戰 疫 故事,也請大家繼續關注他們的報道。今天的記者見面會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來源: 浙江新聞客戶端 | 作者:沈聽雨 黃慧仙 | 責編:俞舒珺 電子信箱:18404201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