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前的黄冈中学高三课堂 08 特稿

屏幕前的黄冈中学高三课堂 08 特稿

时间:2020-03-22 13:4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本报见习记者 李楚悦 距离高考还有不到120天,黄冈中学高三竞赛班学生张周鑫6点半就坐到了书桌前。 2小时后,8点35分,学校的网课正式开始。 黄冈是除了武汉、孝感之外,湖北省第三大疫情高发城市,在此之前,这里以盛产“密卷”的黄冈中学闻名全国。张周鑫身处其中的竞赛班,按往年经验,“即使成绩垫底的也能考入武大(武汉大学)或者华科(华中科技大学)”。 但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节奏,越是优秀的学生越是焦虑。 1月27日,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2020春季学期延期开学。在“停课不停学”的精神指导下,各省教育厅都给出了自己的线上教学方案。因为早有预判和准备,黄冈教育局发布方案的当天,张周鑫就和他的高三同学们听上了直播的网络课程。 尽管互联网上流传着各类老师困于直播、学生苦于网课的段子,但对于高三的师生来说,直播上课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至少,对于身处疫情高发区的学子们来说,需要某种形式来缓解不确定带来的焦虑。 “非典”没有影响高考时间 张周鑫高考的目标是南京大学或同济大学。班主任梁龙江觉得,他只要发挥稳定,基本十拿九稳。 毕竟,他是竞赛班的一员,且成绩属于中等偏上。 黄冈中学今年高三年级一共有3个文科班,15个理科班,每班学生都是50人左右,竞赛班是33人。这届学生在2019年全国的数学、物理、化学竞赛中战绩不俗,黄冈学子荣获金牌银牌的喜报频传。在黄冈中学的官网上,2020年1月8日,疫情暴发两周前,首批“北大数学后备人才培养基地”的签约仪式在北京大学举行,黄冈中学正是签约的23所中学之一。 黄冈公交开始停运的那天,黄冈中学高三年级主任罗一平(化名)就预感到开学时间可能会推迟。 迅速蔓延的疫情在年关引起重视,黄冈中学1月24日就发布了春季学期延迟开学的通知。几乎同时,各科老师开始线上开会、分头备课。 为了让学生保持在校的学习状态、最大程度提高学习效率,黄冈中学鼓励学生在家也按照在校的作息时间学习,保证作息规律的任务更多由家长承担。 复习的紧张心态之外,更多是疫情之下各种不确定带来的焦虑情绪。 2003年“非典”并没有影响高考时间。正是从2003年开始,为了降低高温天气和自然灾害的影响,高考从原来的7月调整到6月,整整提前了一个月。 2008年,受汶川地震影响,四川40个县和甘肃17个县市区的高考时间延期了约一个月。同时,教育部下发文件,要求各有关高校面向四川省的招生计划,在原招生计划的基础上增加2%。 今年2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司长王辉表示高考实施方案将会审慎研究制定,当前距离高考还有将近4个月,教育部将会同相关部门和各地及时评估疫情对组织考试可能产生的影响,审慎研究制定今年高考的具体实施方案并及时向社会公布。 梁龙江觉得,虽然对于湖北地区的学生来说,如果高考时间有所延期可能压力确实会小一些。但调整高考时间不仅是改期这么容易,它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变动,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一切都还不确定。目前黄冈中学的网课安排,还是以按时高考为前提。 牛顿是朋友,“卡顿”则是敌人 尽管教育部并不鼓励提前线上教学和假期补课,但对于高三学生而言,在不违背当地方案的前提下尽早开课,是目前最有效的办法。 线上直播课程的方案各地不同,黄冈的高中大都施行“一校一案”。黄冈中学的方案是,文科3个班共150人集体在线上课,理科班则分为两组集中授课。文科理科分别选了带头人,把大学里上大课的方式搬到了屏幕前的高三课堂。 并不是所有老师都能参与直播授课,因为有不少回乡过年的老师没有随身带电脑,手机直播也比较困难。所以只能选择有条件直播的老师担任“主播”。 视线里的学生消失了,但屏幕之外的学生人数飙升。教高三地理的副校长上大课的时候,另外两个老师会以助教的身份在平台上关注学生们的反馈。主讲老师没有时间打字,另外两位老师可以帮助回答。 “同学们之间也会互相解答问题。我觉得这也是网上教学相比于面授的优势。所有在平台上的学生都可以互相讨论,很多同学打字速度也挺快的,一两句话就能解答别人的问题。但和现场教学相比,总还是觉得缺点什么。”黄冈中学副校长林琛(化名)感慨。 对教物理的罗一平来说,牛顿是再熟悉不过的朋友,卡顿则是目前直播上课期间最大的敌人。几百个学生同时出现在直播平台,对于网络的承载能力是巨大的考验。 市面上有太多的直播平台和通信渠道可供学校选择合作,教育部门也提供了各种方案供各地学校选择,但无论怎么选,几百人一起上的大课,卡顿现象几乎是所有平台都会面临的问题。卡顿的时候,如果大部分人看不到视频或PPT,只能听到老师的声音,学生们会在聊天界面屏幕上一直刷“看不到”。 这多少也反映了在线教育和传统教育碰撞下产生的张力。无论从技术还是资源丰富程度,在线学习对很多学生来说并不陌生。但此前网课始终只是作为辅助性自学资源。 黄冈市辖的另一所学校,武穴市实验高中针对大课的卡顿问题,在大课之外也开设了以班级为单位的QQ群直播。武穴实高的高三学生林杨(化名)和她的同学们都觉得小课的体验更佳,“还是自己班的老师直播上课更习惯,而且人少也不会卡,还可以连麦互动。” 武穴实高的教师高明伟(化名),身在农村老家没有网络,只能依靠手机流量在班级的QQ群里小规模直播。高明伟把家人的手机也征用来帮助线上工作。一个手机看教材,一个手机专门用来做直播。板书则通过手写在纸上,再放置在摄像头前的方式来实现,也能完成不少教学任务。“唯一的不足可能就是流量花得比较多。” 每次讲完一道题后,高明伟会有意识地停顿,大概一两分钟后,再要求同学们通过打字的方式反馈是否听懂,得到百分之六七十的肯定答复后再继续教学。 医务人员子女“一对一”对接 疫情发生后,张周鑫的QQ账号里多了一个特殊的QQ群。 这个群里学生的共同特征是,父母之一是身在抗疫前线的医护人员。 张周鑫父亲是医生,一直在抗疫前线,1月底时不幸感染了新冠病毒。好在父亲的病情不算严重,很快就出院了,但为防万一住在了另一处。母亲虽偶尔会去照顾,但还是把重心放在了张周鑫身上。高考仍是全家都不敢大意的事情。 黄冈中学临时成立的疫情防控小组,特意把学生里医务人员的子女都挑出来,按照年级分别建立了QQ群。张周鑫所在的群是高三年级的,有39人。 在这个专为医护子女而建立的QQ群里,有10位老师,9门功课的任课老师之外,还有1名负责德育心理的老师。对于每个医护子女学生,学校安排了老师与之进行“一对一”的特殊时期照顾。 与张周鑫“一对一”的,正是梁龙江。 在梁龙江的印象里,张周鑫的性格内向,但好胜心很强。有段时间他非常努力但成绩却没有起色,情绪上就不太稳定,会和母亲闹矛盾。所以,父亲生病的这件事,梁龙江特意没有和张周鑫过多提及,主要沟通还是聚焦在学习上,“不能干预太多”。 黄冈中学的晚自习在晚上6点开始。每天傍晚5点45分,张周鑫都会和梁龙江打一通电话,聊一聊一天学习状态。有时候,网课里没有弄明白的问题,也会一并告诉梁老师,由老师协调其他科目的老师来答疑解惑。 张周鑫的这些困惑大都来自于直播课堂并不灵敏的反馈机制。除了部分学校的小课直播通过“连麦”,可以看到参与互动的这位同学状态之外,大部分时间,大课直播课堂上老师是没法即时和同学进行一对一互动的。 梁龙江一直保持着在QQ群观察学生学习状态的习惯。“有时候他们在讨论问题,你也能发现,哪些孩子可能情绪上不太对劲,有点焦虑。”这种时候,梁龙江依然会选择和家长进行沟通,“学生还是天生会和成年人有点隔阂,对于学生的沟通还是尽量从学习方面解决他们的困难”。 梁龙江说,老师只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得再精细化一些。课堂上没有得到及时反馈的问题,老师会在课下集中收集,以班级为单位QQ群成为了答疑解惑的重要场所。通过每个班的QQ群,学生还可以把自己做的习题答案发到群里,以这样的反馈方式完成作业。 新的教学方式带来新思考 2月1日起,黄冈就开始实行市区人口进出管控,每户每两天可派1人上街采购必需品。2月13日,黄冈的管控再次升级——所有小区一律实行封闭管理,所有车辆一律从严管控,所有小区居民基本生活必需品由居委会组织配送…… 疫情之下,高度的自律和平和的心态是难能可贵的品质,对于高三学生来说,这两点尤显重要。 黄冈中学各学科备课组会在网上备课,这一周要讲几次课,要讲什么内容,要练什么题,需要提前一周整理出来,做一个简单规划。张周鑫和同学们,通常会提前一周或者三五天,收到老师发来的下周的教学方案。第二天具体要上什么课,也会提前一天收到通知。 “传统的线下课堂,老师能够观察到学生的表情、眼神、肢体语言等许多信息。”黄冈中学另一位副校长觉得,“从教学层面来说,师生之间不仅仅是知识的交流,还有情感思想的交流,眼神这些都有影响,传统的教学方式还是有不可替代的优势的。网上教学(人数)容量可能大点儿。” 林杨的体验是,“大部分同学都还挺认真的,但也出现过老师突然点一个同学回答问题,这个同学打开麦,里面声音还在打游戏。”没有采取小班教学的黄冈中学则对学生们的自律性更有信心一些。罗一平觉得“大部分学生还是很自觉的。” 黄冈中学没有要求学生每天作息打卡,但在疫情刚刚暴发通知学生在家通过网课学习之前,特地召开了家长会,保证学校和家长之间能有效沟通,帮助监督学生在家学习。梁龙江觉得,“没有必要要求学生每天打卡,这种强制要求反而效果不一定好。我们也和家长说,不能成为一个‘监工’的角色。我们也鼓励学生每天花点时间在家做点身体锻炼,这也有助于心态平和。” 不能面对面,在教学质量上肯定会打折扣。不过,新的教学方式,也带来一些新的观察思考。 高明伟在直播了几天课程后,收获了一些惊喜。“我发现平时相对内向的同学,反而在这个时候回答问题更积极一些,也改变了老师对不同学生的印象和看法。”作为高三班主任,高明伟觉得特殊时期大家虽不能见面,反倒和学生、家长之间的感情也都紧密了一些。“有时候私下问问题,学生们总是特别懂事,会主动关心老师,反复叮嘱老师一定要注意安全,家长在特殊时期也特别理解,沟通起来非常顺畅。” 相对于同学们的焦虑,老师们的担忧则集中在视力方面。无法要求每个学生都做到打印出来看纸质材料,长时间对着手机电脑,对仍在成长中的孩子来说,视力损害不容小觑。老师们只能尽可能去提醒大家保护视力。每天网课的课间,要求同学们像在学校里一样多做几遍眼保健操。或者在上课中途,提醒休息五分钟,让同学们的眼睛看一会儿窗外。 林杨对现在相对宽松的网课安排还是感到不安。网课只能解决部分问题,她还是盼望着尽快回到课堂,和同学们一起“并肩战斗”。 疫情之前,作为竞赛班选手,张周鑫和同班同学还处于刚忙完竞赛再转战高考的状态。彼时,其他班级已差不多完成了第一轮复习。现在,他更得加倍努力,尽快赶上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