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林业大学教师直谏教育部:大学英语教材差

北京林业大学教师直谏教育部:大学英语教材差

时间:2020-02-12 09:2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两年前,北京林业大学英语教师、博士施兵偶然发现一本大学英语教材出错。本应示范的教材,结果却出现了失范的差错,怎么能用来教学生呢?之后,他开始给大学英语教材“找茬”,翻阅了近100本大学英语教材和相关书籍,发现问题的确不少。今年5月和9月,他的《大学英语教材质量分析报告》分别直谏国家教育部和中纪委。

  2015年10月23日,教育部回复:已经将此质量分析报告下发相关出版社,正在起草十三五教材建设指导意见,规范“谁都能编教材”的现状。

  “无论得罪行内多少人,我都在所不惜,为了全国大学生的利益,即使冒着被学校开除、解聘的危险,这事也得有人去做……”提起自己眼下的境况,北京林业大学英语老师施兵博士,瞪大了双眼,坚毅地说。

  大学课堂上,施兵是一个和蔼幽默的老师,他曾提着螃蟹上英语课,用生动形象的创新教学吸引学生;在同事眼中,他严谨、认真,做事不留情面,“宁愿得罪前辈老师、领导以及同事,也绝不能让粗制滥造的教材坑害学生”。

   A

  “把挑刺的活儿当成课题在搞”

  2013年底,施兵在学校图书馆看书,随意找出一本英语读物,发现有语言错误。当时他并未特别在意,又翻了些英语教材,却发现不少问题。

  教学生学英语的书怎么能出错呢?施兵想知道情况有多严重,他一开始看的是普通大学英语教材,发现不少问题,后来再关注国家十一五、十二五规划教材、教育部推荐教材、教育部教学改革试点教材,情况还是如此。

  施兵感到震惊,开始有针对性地搜集教材,大多数是学校图书馆馆藏图书,还有一部分是陆陆续续从书店购回的。

  “到2014下半年,我找出了10套教材的问题,直到这时我心里才有谱,确实问题不小,如果能提交教育部门供决策参考,功德无量,我几乎是把这个挑刺的活儿当成课题在搞”。

  今年5月底,施兵的调研报告多次修改后寄送教育部,14天后,他接到教育部的电话说:“教育部领导高度关注,请将电子版本交给我们,以反馈下发给出版社并通知作者再版更正”。

  7月11日,他参加“北京市高校英语教师专业能力发展研讨班”,将此事告诉了研修班主讲专家——中国外语(课程)教育研究中心文秋芳教授,得到“你办事认真、提出的意见很仔细,你一定能为大学英语教学改革做出重要贡献”的评价。

  9月,全国大学陆续开学了,他再次向中纪委提交报告,反映教育管理部门、图书出版部门失察失职,希望中纪委加大对高校教学领域和图书出版领域的监督。他认 为:这些编者拿着国家几十万的经费编书,错误百出,坑害学生,有违师德,单位不察甚至充耳不闻,必须得到监督。

  10月20日,他将此事告诉了自己的博士生导师陈国华。“你的举报材料我看了前面的一部分,绝大多数教材中确实是错误的,这让我震惊”。